To Share with You 與您共享

通膨還是通縮?

十二月 1 , 2020  

  自從新冠肺炎 (Covid-19) 年初爆發以來,印鈔已成為各國央行對付突如其來的緊縮 (指經濟活動) 的標準反應,動則就是數以兆計的美元不斷注入金融市場、銀行; 史無前例的,央行還直接介入債市購買公司債以搶救企業於不墜。 除了貨幣政策外,各國政府也求諸財政手段,以減稅、緩徵、補貼或直接派錢給國民,期以幫助企業及個人渡過難關。 這一年來,以中央銀行的資產負債表計,花費竟然比起金融海嘯10年間之QE有過之而無不及。 這樣的瘋狂印鈔到底會不會引起通貨膨脹? 若以慣常的物價指數 (如CPI或PCE)*註一 視之,通膨並不見蹤影,為此以美國為主的央行,不久前,還修改了長期通膨目標 — 以年均2%為準,意思是沒有看到平均的2%通膨數字,央行不會考慮上調利率 (或緊縮貨幣),可見這背後其實是通縮的隱憂。

 

  提到通縮就令人想到日本,還有幾個歐洲主要國家的負利率。 利率為負,但物價還漲不動,到底怎麼一回事?

 

  在我們的經濟體中有幾股通縮的力量:

  • 高水平私人債務是通縮的,因為它令消費者和企業吝於花費和趨於保守。
  • 人口減少和老化也是通縮的,因為對資源的需求減少。
  • 科技也會帶來物價的下跌,因為它帶給人們 “價廉,物更美”。
  • 財富集中於少數人手中也是通縮的,因為金錢流通性降低了。
  • 大眾物資或原物料的供過於求也帶來物價的下跌,因為它們是構成現代工業製品的源頭。
  • 委外代工 (全球化) 也會帶來物價的下跌,因為它使成本中的工資部分降低,但也對本國的薪資帶來壓力。
  • 疫情的肆虐也是通縮的,因為它帶來了需求的劇降和工作的喪失。

 

  結構性的通縮力量,如科技的進步,在一個低負債的社會中 (指經濟體) 會是好事,因為價廉物美使你的購買力增加、錢也變大了。 但在一個超高負債的世界裡,通縮會帶來災難 — 會使經濟的運行遭到破壞,因為賺來的錢 (入) 會抵不上還債所需 (出),所以中央銀行和政府會使出全力力抗通縮,以使經濟運行於不墜。

 

  這個全力具體來說就是把利息降到零,把錢塞到你手中。 過去一週有兩件新高足以說明這個現象:歐美幾個大國疫情創新高*註二,但全球各主要市場股票指數也紛紛創了新高*註三

 

  我們是到了一個所謂MMT (Modern Monetary Theory) 的時代 — 就是沒有通膨就可放心先印鈔,還是 “不是不報,只是未到” 呢? 金融海嘯過了12年,但大量的QE也沒有帶來通膨,不是嗎? 但君不見比特幣已飆到一枚17,000美金,而房地產又蠢蠢欲動?

 

  到底會是怎麼回事? 金融海嘯的QE是救銀行~ 用於槓桿的降低,錢並沒有流入實體經濟。 但這次是為了救實體經濟; 錢直接注入企業和人們手中,是貨幣和財政政策雙引擎同步開動,目的不是救銀行而是救產業,所以兩者的後果會不同。 換句話說這次是印鈔加上派鈔,所以通膨一定會來的 (這也是央行追求的); 但得等經濟先復甦!

 

  最終會是inflation or deflation,只有時間才知道。 但請隨時注意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走勢,它可能是通膨前來時的金絲雀!*註四

 

 

鄭清和,11-20-20’

 

 

*註一:

  • CPI:消費者物價指數(Consumer Price Index)在經濟學上,是反映與居民生活有關的產品及勞務價格統計出來的物價變動指標,以百分比變化為表達形式。 它是衡量通貨膨脹的主要指標之一。
  • PCE:個人消費支出物價指數(Personal Consumption Expenditure Price Index)為聯準會重要觀察指標,過去升息基準點以2% 為依據。

 

*註二:

  • 美國13日單日確診達到5萬人。
  • 在歐洲、奧地利宣佈為期三週的全國封鎖令,並打算全民篩選; 德國、義大利也準備嚴格4~5個目的限制和地區性封鎖。
  • 聯準會 (Fed) 銀行副主席監管業務夸爾斯表示最晚經濟可能要到2023年,經濟才會回升到疫情前水準。

 

*註三:

隨著歐美主要國家的Covid-19確診人數屢創新高,各主要市場的股票數據也創了新高美股、台股 (13,551)、大陸股市和日本皆同。

 

*註四:
由於金絲雀十分敏感且叫聲宏亮,對於環境與空氣品質要求較高;早在18世紀,礦工就會在礦坑裡飼養金絲雀來預測有毒氣體。 只要發現金絲雀一有不對勁,就可以及早撤出礦坑來保命。 而後金絲雀效應就被指為早期預警、領先指標的意思。